苹果

苹果,
还剩下那被牙齿肢解后的
半个。
可能是太酸了,所以
她被人遗弃。

慢慢地,
白色果肉开始泛黄,
那黄色竟不如枯叶,
没有纹理,只有斑驳。

果皮依旧是那鲜艳的红,
可它曾包裹着的是那诱人的果香,
如今,那味道变得腐朽,
谁还愿靠近?

我不知道她今天会去哪,
但是,她的核依旧在那。
她对我说,
既然我是果实,那我一定是为了
等待下一次的新生。

An apple

Hendry

About Hendry

不经历复杂的简单,只是一种苍白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