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 次浏览

有关读书、系统思维和怀疑主义

“读书 v.”、“认真 adv.”、“简朴 adj.”、“专注 adv.”,这些都只是人生历程的工具而已。最终要获得的总是某个目标,比如某个感悟或顿悟、成长或价值收益、知识增长或喜悦幸福感,这个目标就是获得满足感。刚才说的系统思维,让我想起前两天看到的一个很好的例子。

 

古希腊有个比较小众的哲学学派叫怀疑主义学派,有位学者叫皮浪,他有句名言“不做任何任何肯定的结论,悬置(Epochê)判断”。你对这句名言的理解,可以出于自身的阅历、也可以处于别人写的书、或者其他人的点评。总之,只要能够给你提供对于这句话的更多启发和理解,那就是达成了获得感的目标。

 

我从其他地方得到的关于对这句话的理解是:人生都是处处都是在做选择的过程,但是过多的选择、决策会让我们感到焦虑,因为我们不知道某种选择是否正确、选择后的结果是否能获得价值增量、我们会甚至怀疑自己做决策的驱动力是否充足。

 

这个时候,对于【不紧急的】决策,我们可以考虑选择悬置判断。意思就是:当你面临这样一个问题时,例如“我该不该跳槽”,不要下决定,悬置它,此时,想象有一位高人,他会帮我们做出选择,他无比的理性客观,掌握海量的现实数据,知道现时趋势。此时,这个高人的画像(Persona)就在我们心中形成了,你需要做的只是寻找这样的高人具体在哪。

 

你也许会发现,这位高人可能是具象的主题专家或我们能遇见的经验丰富的导师,但是,如果从抽象角度而言就是所谓的市场、客观数据、社会环境、行业趋势、聘用现状。

 

因此,当我们面对这类问题时,我们可以只专注于当下,持续的积累、发展自己并不断地洞察市场、环境、趋势,不急于决策,有时候这位“高人”就会把你自然的带到你的下一个位置。

 

悬置判断,不做决策,相信无形的手一直在那,有些时候,没必要让自己把焦虑生成后,再反过来输出给自己,此时的焦虑就是一种浪费。

 

这个事情的全部过程,感觉就像 教练 + 系统思维 + 精益 + 怀疑主义哲学了,挺有意思的。

 


对于古希腊哲学的时代划分,可以参考下边这个文章,之所以拿出来,是你会发现社会的萌芽发展、盛世或由盛转衰的不同阶段,所导致的新思想的诞生,或者被大家选取的主流思想,总是相似的,希腊就是个例子,也许当下的中国也是。

 


希腊哲学的小流派:怀疑主义

  • 塞克斯都·恩披里柯,怀疑主义学派学者
  • 皮浪,古希腊怀疑主义学派,怀疑论者:他有一句名言:“不做任何肯定的结论,悬置判断”

 

有关古希腊哲学时代的划分

 

皮浪有一句名言,可能很多人都听过,他说“不做任何肯定的结论,悬置判断”。你可能说,这种既不肯定,也不否定,有什么意义呢?这正是一种怀疑主义精神,一方面,悬置判断是因为事物本身的不确定性;另一方面,也可以说是对“真理”或者“决定论”的质疑。这种怀疑主义精神,在后来的笛卡尔、大卫·休谟为代表的近代西方哲学中非常常见。

 

在了解皮浪的思想之前,让我简单聊聊一下皮浪所处的时代背景。

 

在公元前4世纪,古希腊经历了伯罗奔尼撒战争之后,古希腊文明已经走向衰落,而皮浪就出生在古希腊走向衰落的这一段历史时期,皮浪出生于公元3世纪左右,具体的年份存在争议。在这一时期,古希腊出现了几个人文主义的哲学流派,比如以第欧根尼和安提西尼为代表的“犬儒学派”,这个学派直译过来就是:像狗一样生活。但其实他们的生活方式看似朴素,但并不低贱。他们鄙视财富和享乐,主张回归自然,简朴的禁欲主义生活方式。他们推崇人与人之间的友爱互助,在苏格拉底后期,人文主义哲学思想的重要代表。

 

另外还有以伊壁鸠鲁为代表的“伊壁鸠鲁学派”,他们和犬儒学派正好相反,他们的主张就是“快乐主义”,鼓励人们,积极追求人生的幸福和快乐。伊壁鸠鲁有一个关于死亡的名言,流传很广,他说:我们不需要害怕死亡,因为我活着的时候,死亡不会来临。而当死亡来临的时候,我们也已经不在了,所以没有必要害怕死亡。这听起来还真有点道理,其实这背后,正是体现了这个学派的一种乐观积极的人生态度。

 

第三个是以巴门尼德的学生芝诺为代表的“斯多葛学派”,这个学派充满了理性主义和自然主义倾向,他们的部分思想和我国的道家思想非常类似,他们都认为,自然界的一切发展和变化都是有规律的、是符合理性的。芝诺曾经说:“与自然相一致的生活,就是道德的生活,自然指导我们走向作为目标的道德。”

 

斯多葛学派强调顺从天命,要安于自己在社会中所处的地位,要恬淡寡欲,只有这样才能得到幸福。所以,斯多葛学派强调人和自然的和谐共处,他们认为自然界的一切发展和变化都是有规律的、是符合理性的,人应该尊重和顺应大自然的变化,相信“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”。

 

另外一派就是我们今天要介绍的以皮浪为代表的“怀疑主义学派”了。其实这一时期的四个学派,和苏格拉底时期,或者苏格拉底之前的古希腊哲学有一个非常不同就是,他们都关注人类自身的感受和幸福,而不再关注外在的宇宙万物。

 

其实古希腊哲学大概经过了三个发展阶段,①一个是苏格拉底和普罗泰戈拉之前,比如泰勒斯、巴门尼德、赫拉克利特、毕达哥拉斯等等,他们的哲学思想关注的是宇宙万物的构成,以及宇宙万物的变化规律和法则等等②第二个阶段是苏格拉底、柏拉图、亚里士多德为代表,他们从关注外在的宇宙万物,转而关注到人类自身的伦理道德,自我的认识,人类的真理等等,苏格拉底一生都致力于认识自我和对自我的探索。③而在苏格拉底之后,古希腊由盛转衰,而古希腊哲学也开始更多关注自身的幸福和快乐,比如快乐主义的伊壁鸠鲁,比如禁欲主义的犬儒学派等等,都是这方面的代表。

 

当然,这一时期的“怀疑主义”其实也充满了时代的特征,那为什么皮浪要提出“悬置判断”呢?除了对客观世界和真理的不确定性以外,其实也是基于人的自身幸福和快乐出发的。怀疑主义认为,对于任何事物,只要我们去判断,不论好坏,都会让我陷入苦恼。人总是容易有自己的主观理论和想法,当我们自己做出判断和别人想法不一致时,我们就会陷入混乱和苦恼,这时内心的宁静就被打扰了,我们就会不快乐。

 

有一个著名的故事,有一次皮浪乘船出海,在海上遇到了风暴,大船颠簸很厉害,船上的人都惊慌失措,而只有皮浪若无其事,非常淡定。他指着一头同样若无其事的的小猪说:我们就应该像这头小猪一样,处变不惊。这个故事也阐述了皮浪的人生态度,不去想事情会往好的方面或者坏的方面想,不做任何判断和假设,这样,我们就不会有恐惧和担忧。

 

那皮浪为什么会提出这样的思想呢?皮浪的怀疑主义,一方面承认世界的不确定性,另外,也是对确定性的一种质疑。他的老师德谟克利特就提出了著名的“原子论”,认为世间万物都是由不可再分割的原子构成的,当然这里的“原子”和我们今天物理学的“原子”还不是太一样,因为德谟克利特认为,人的灵魂也是由原子构成的。而且在苏格拉底之前,古希腊的哲学主要是“本体论”,也就是对世间万物的本原提出某些观点,比如泰勒斯的“水本原论”、毕达哥拉斯的“数本原论”、巴门尼德的“存在论”等等,而这些思想的背后,是一种“决定论”的思维,认为这个世界存在某种唯一的确定性,要么由某种单一的东西构成,要么这个世界存在某种确定性的规律。但皮浪对他们的思想根基提出了挑战和质疑,这也是为什么皮浪说“不做任何肯定的结论,悬置判断”,这种怀疑主义精神,其实对后来的西方哲学思想的发展,带来了巨大的影响,比如笛卡尔的哲学思想,就是从普遍怀疑开始的,休谟的哲学思想也带有非常强烈的怀疑主义色彩等等。

 

虽然皮浪的怀疑主义,在当时还并没有形成较为系统的理论体系,只是奠定了怀疑派的基础,确立了思考方向和原则,但他把怀疑主义应用到了实践,因此,我们也称他的怀疑主义,是怀疑主义的实践性阶段,怀疑主义学派的这种对权威的挑战,对确定性的质疑精神,让后来的西方哲学思想也充满了辩证思维,让我们看待世界,多了一个角度和思维框架。

About nista

THERE IS NO FATE BUT WHAT WE MAKE.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